As‘Limz

杂食 老爷吹
蝙超拔杯哈蛋k柯
高一慢更

白鸠03

  “别再做那徒劳的祈祷,


  抛却那引人落泪之物。


  干杯吧,只想那美好之物。


  忘却多余的忧愁。”



  ————————————



  “咚。”


  门打不开。


  梶浦久终究放弃了挣扎。这扇门太过坚固沉重,就算是以他如今喰种的体质,也完全没有办法打开,而试图向外界传递信息的任何技巧都失效了。这个房间太过隐秘,除非特意寻找就根本不会有人注意。


  一直到混乱开始,他还被一直锁在地下室里。梶浦久能听到剧院上纷杂的脚步声,虽然并不清楚缘由,但他能猜测到一二。


  无数喰种奔逃着,发出惨叫、惊呼。“白鸽!是该死的白鸽!”


  白鸽?梶浦久想起胖女人曾提过,这她恶狠狠地从镶金的齿缝挤出这个词,脸颊的赘肉扭曲得变形。是以消灭喰种为己任的“提箱者”。


  ……我不会被认出然后同那些渣滓一起处决吧。啊,不过那个麻烦家伙可就不好办了。梶浦久想着,应该不会死吧。


  不,不是在关心他。


  ……要是连这点自保能力都没有,活着和死着也没区别了吧。


  梶浦久轻阖双目,左眼刺目的红黑色消失在青松的翠绿里。关于喰种的赫子,旧多二福离开前告诉他,赫子其实取决于喰种的想象。


  “形状总之是可以不同的啦,但改变形状也很难。反正你现在这么弱,也别妄想太多呀。”那张久久挥之不去的欠揍笑脸,仿佛又出现在眼前。


  这个人真的太自傲了,还有着不合时宜的恶趣味。


  “嗤。”梶浦久不满的啧了一声。眼神又出神地飘向微微震动着的天花板,角落结着的蜘蛛网也在一颤一颤。看战况很激烈。


  他终究忍不住向自己认输,悄悄叹了一口气。


  ………………臭玲,不要死了啊。


  


  梶浦久仍旧盘坐在水泥地面中央,在暗无天日的阴冷房间里,恍惚间失去了时间的概念。而外面的动静渐渐平息,他猜想,应该是收尾了吧,也不知道有没有人…………


  门外忽然有一记极大的力道硬生生落在门上,门栓骤然断裂,发出使人牙酸的哀鸣声。失了控的厚重铁门重重撞在墙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


  ………能发现我。


  门开了。


  梶浦久几乎是震惊的看向门口。


  惊了。


  未消散的强烈冲击震起了一大片灰尘,猎猎的寒风从门后涌入,擦过他的面颊。一个白色的身影渐渐从尘霾里显现,悄无声息。


  仅仅一瞥,来者穿着剪裁得当的西装。没有沾染上一丝血污的雪白大衣包裹着精瘦的身体。白发下的面容清秀,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斯文儒雅的模样却遮掩不住目光透着的刺骨冰冷,周身充斥着杀戮的压迫感。


  梶浦久倒吸一口气,眯起眼,寒意混杂着危机感从后背骤然升起。


  太强了,绝对不会是他的对手。情况不对的话,必须想办法逃走。


  仿佛忽视了一步步走来的青年,他垂下眼,扮演出无害的样子。他浑身微微颤抖,发出啜泣的微弱喘息声,而睫毛投下的阴影遮住了冷静的目光。感受着来自无数感官的疯狂警告,梶浦久反而更加沉着。


  在这种实力差距过大的时候,慌了阵脚可就是自寻死路。


  左前方,一道寒意骤然袭来,常人不及反应的瞬息间,左脚后退了一步,腰背后仰,迅速向后跃去。


  梶浦久的伪装并没有骗过某个人的眼睛。有马贵将漫不经心地抬眸,眼神锁定住黑发的少年。


  有些意思,这就是芥子不惜欠下人情也要拜托的事吗。有马贵将抬起幸村,指向少年,感受到少年一怔,下一秒,他一蹬右脚,瞬间出现在少年面前。


  梶浦久瞳孔一缩,下意识地抬手格挡,身形向后躲避闪去。


  太慢了。梶浦久的破绽全被有马贵将收在眼底。神色平静无波,有马贵将状似随意地抬手,冰冷的刀芒就在瞬间挥出。


  喘息间,冷冽如寒冬的危险气息铺天盖地地朝梶浦久袭来。梶浦久暗暗心惊,超乎反应的速度,大幅度的闪避已经不起作用了,绝对会被预判到。


  这种时候,必须得取巧了。


  泛光的冷芒逼近,逼近了他的腰侧。就在极接近的时候,梶浦久腰肢微微一偏,借助一个巧妙的弧度,勉强生生扭开了身躯。


  梶浦久正打算乘机拉开距离,但并没有来得及调整姿态,他又敏锐地捕捉到一声微妙的轻叹,随即诡变的刀芒又转回,躲闪不及,锋利的金属就在他的腰上破开一道血痕。


  紧接着又是攻势无数朝他袭来,梶浦久暗暗叫苦,吃力地一次又一次接下有马贵将的进攻。


  ......由于喰种化才不久,梶浦久还没有适应身体的变化。虽然反应速度和身体素质有了爆发式的提高,但明显短时间内大脑还不能跟上这样的改变。这样的状况,在高强度的交锋明显使他处于下风,即使敏捷上的优势可以使他躲避大半伤害,但在他体力不断消耗的情况下,久拖不决绝对对他不利。


  ......不过,奇怪的是。以对方的实力,要解决自己绝不需这么久.........


  梶浦久抹去额头沁出的薄汗,略带狼狈地喘着气,余光观察着白发青年,触不及防地撞入了对方淡漠锐利的审视目光。


  少年衣服已经残破,然而躯体光洁,只有少许几道伤痕的痕迹。有马贵将看着眼前不断躲闪的少年,若有所思,但攻势却丝毫不减。


  他只是想激发出少年的战斗意识,因此并没有下杀手。虽然少年连连后撤,看似对他的攻击毫无还手之力。但有马贵将看出,少年的意识非常优秀,几乎总能及时闪避。他必然接受过正统的训练,有着大量的战斗经验。


  但是他在战斗中的动作衔接太僵硬了……就像意识和身体不属于同一个人?


  有马贵将看着被逼进墙角的少年,一副负隅顽抗的意图又强壮镇定的样子。微微在心里轻笑了一声。很有趣呢。

  

  ......这到底是要干什么,戏弄吗。再:这副身体真是太令人绝望了。很难过的梶浦·被逼进角落里·久有些自暴自弃地想。随着白发青年的靠近,他默默地缩进角落里。


  而白发青年,不出意料地,在不远不近的地方停住了。而那股极具压倒性的气场,也猝不及防地顷刻间消散了。


  “反应还不错,但是动作太蹩脚了,毫无章法可言。所以不及格。”有马贵将擦拭干净幸村刀身上的血迹,将其收进灰色的手提箱里,转身离去。


  “...............”梶浦久只想沉默。


  忽然想到了什么,有马贵将在门前停下,转头望向梶浦久,狭长的烟灰色眼眸里依然看不出情绪,颜色极淡的薄唇开合道:


  “今后你将会进入白日庭,成为喰种搜查官。”


白鸠02

  ……………

  梶浦在黑暗里醒来,他睁眼,跪坐在房间的中央。千万丝气息从四面涌来将他包裹,感官被放大了无限倍。这暗无天日的空间里,空气里飘散着浓重鲜甜的血腥味,墙角堆积着无数的颅骨。殷红的血液浸湿了他袖口,滴答滴答地落下地上,在灰色的水泥地上绽开朵朵血花。

  梶浦感受到嘴里有无比鲜美的味道,柔软地挑动着他的舌尖。有点奇怪?梶浦下意识地咀嚼吞咽了下去。是甜美又带着温热腥味的肉…………?梶浦突然发现了不对劲,在他面前一个男人惊恐地瞪着他。是……早上猎捕到的那个人?

  男人的眼球布满血丝,无力的泪水快要溢出眼眶,只是捂着自己流血的左脸狼狈地后退,突然抬头对上了梶浦久的目光,突然爆发出绝望的嚎哭:“不,不要!不要过来!求你了!求你了!!不要吃我啊啊啊——”

  两根布满着鳞片的暗红色尖刺截断了尖叫,鲜活的武器瞄准心脏的部位刺穿,血液飞溅到梶浦脸上。男人瞪着眼睛,双腿颤抖着摔在地上,发出令人作呕的血肉破碎声。

  “太吵了啊,已经失去了玩弄的乐趣了。”和修信步走来,整个人都隐匿在阴影里,只有一只眼睛发着红光。光亮的漆皮皮鞋踩在沾满血污和灰尘的衣物上,他弯下腰赤手用手插入了男人的胸膛,挖出一颗粘连着血肉的心脏。他脸上带着和恶魔行径截然不符的温柔笑容,在梶浦的面前蹲下:“把这个吃了哦,可以恢复力量的。”

  红色的……眼睛

  
  “滚!”梶浦狠狠的甩开和修的手,那颗血肉也就滚落到远处,发出黏腻的闷响。我吃的……是人肉…!

  梶浦被这个现实打击到了,无力地颤抖着扑倒在地,一股恶心感顺着食道爬上来,胃袋恶狠狠地绞成一团,他单手支撑着,惊慌地用右手徒劳地抠进喉咙。吐出来,要吐出来……快点啊吐出来吐出来吐出来!!人肉…………我吃的……是人肉啊!!!

  和修一瞬就站到他面前,用极大的力道掐住梶浦的下巴,逼迫着他抬起头,和修直视着那双雾蒙蒙的漂亮眼睛,左眼已经变成了红黑色的赫眼,血管在眼角清晰可见。

  他满意地笑着,手上却没有松懈半分。“吃下去,乖孩子。”梶浦用尽力气锤打他的手,和修无动于衷,强硬地掐开梶浦久的嘴,赫子把心脏撕裂,又把肉块塞进梶浦久的嘴里,肉块生生被挤入他的喉道。梶浦发出挣扎的呜咽声,像是感应到危险,四根赫子瞬间从背部抽发出,直接冲着和修而去,以惊人的速度伸展着,散发出危险的气势。

  赫子还没有接触到和修,梶浦就被甩了出去,身子重重地撞击在地面上,发出痛苦的闷响。“咳咳……”梶浦虚弱的趴在地上,背部…有什么他没有办法控制的东西破体而出了。

  我变成………喰种了。

  四根赫子像是被惊扰的蛇群,疯狂的生长着,浸润着鲜血又更加凶狠。

  和修向他走近两步,梶浦隐忍的神色让他满意的眯起了眼睛。“哦呀哦呀,……真是完美的造物啊,加上恐惧的表情更棒了啊!”喰种弯下腰,迸裂出血丝的赫眼逼近他,投下阴影笼罩在他的脸上。

  危险的喰种脸上挂着自如的神色,眯着眼盯了他一会,突然低低地笑了起来,靠在梶浦的耳边吐出温热的气息:“明白铃屋玲知道你变成喰种代表着什么吧?”

  玲…………啊,明白了。是要利用我对吧。梶浦忍痛撑起身体,一股酸涩的无力感骤然来袭,吞噬了他本该有的恐惧和惊慌。

  “任人摆布的感觉不错吧,像雏鸟一样。”笑眯眯的恶意。

  像是被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梶浦心里苦笑着嘲弄自己。他再次品尝到弱小的滋味。在和修旧多面前,他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更别提他的力量都是和修旧多赋予的。

  但是,还不能这么简单就认输啊,梶浦久。

  自私自利也好,冠冕堂皇也好。再狼狈,也要苟且着活下去啊。

  你还有要保护的重要的人啊。

  梶浦久沉默地盯着沾满鲜血的苍白双手,黑发顺从地贴在他的额上,雾气从他的眼里散去。跪坐着的人整个沐浴在血腥的红雾里,暗红的赫子在他的背后乖顺的垂下来。他的左手轻轻抚上骇人赫眼边的黑痣,半垂着眼帘,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着,遮去了眼里浓厚的杀意。梶浦抬起头,一绿一红的清澈眼眸里透出坚定的目光。

  真是美丽得摄人心魄啊,这副痛苦又隐忍着的模样,无论如何都看不够呢。和修把梶浦的细微变化全副收入眼里,难怪胖女人如此喜爱他。和修看似柔弱修长的手指轻抚上梶浦的脸颊,引得少年微微蹙眉,却没有立即甩开他的手。

  梶浦歪起头,脸上看不出任何感情,那双漂亮的眼睛透出冷漠的寒意,平静地开口道:“你的目的,说吧。”

  “啊呀,还真是接受的很快呢。”和修松开手,流利地转身,在一把做工精致的椅子上坐下,昂起下巴带着精明虚假的笑意看向他。

  “少转移话题了,你不说我是不会帮你的。”梶浦直直地盯着他,目光没有丝毫偏移。

  “真是让人头疼又喜爱的天真和固执……”和修一副无奈的样子,白皙的手撑着额头。

  

和修旧多嘴角微微泛起讽刺的微笑,做出一副轻松的模样,戏虐道:“知道更多对你来说,其实也不存在什么差异,对吧?”


  “哎呀,谁让你什么改变也做不到呢。”


  梶浦久默默的听着,手不自觉地攥住了衣摆,仍由织物在纤细的五指上勒出红痕。他的细微动作全被和修旧多收在眼底。


  和修旧多目光微动,脸上维持着假笑。“放心吧,你可是我最完美的作品了,只要乖乖听话就可以了。”


  “不听话也没关系,比如……啊!对了。”和修旧多做出恍然的表情,轻轻用手抚着脸颊。


  “我记得,那个白头发的小孩子,好像和你关系很好的嘛?”


  !


  梶浦久猛地抬起头,仇恨的眼神再也抑制不住。


  “哎?生气了?”


  和修旧多笑意不减,一只手指抵在唇上。“没关系,‘妈妈’会哄好你的哦。这么久没回去,他也要着急了呢。”


  


  和修旧多站起身,拍了拍西装下摆粘上了灰尘。不去在意几乎灼痛他的背的目光,手揣着口袋,推开了溅上血液的门。


  在门关上的瞬间,和修旧多回头对上他的目光,隔着一条细缝,梶浦久也看清了他的口型。


  “做一个好孩子哦,小爱。”


白鸠 01

  东京的夜里,霓虹灯闪耀着,照亮着夜幕中的繁华城市。高耸的建筑灯光闪烁,街道的喧嚣和迷离的灯光遮盖了城市暗处的罪恶糜烂的气息。暗巷里,男人用贪婪的目光描绘着他牵着的小孩。

  真是可爱啊,干净白皙脸庞就像瓷娃娃一样,漂亮的大眼睛假使被欺负的哭出来,挤出几滴可怜的泪水,红红的眼眶真是能勾起他的破坏欲呢。男人幻想着施虐的过程,忽略了孩子诡异的微笑。

  “叔叔!我的家到了,就在这里。真是太谢谢您了,您真是好心……”白发的孩子对着男人扭曲的面目真诚地笑着,身后一只手快速的将针筒插进男人的脖子,把液体推入鲜活的血液中。他的动作太过粗暴,导致几滴血液溅到了铃屋脸上。铃屋摘下了那副天真的面具,平静地把血抹去。

  “真是好心啊,好心到献出自己的生命来供养别人。”铃屋用意味不明的眼神看着男人。两个戴着面具的喰种把男人装进布袋里带走。

  —————————————

  「啊 啊~那些人真是可怜呢。」

  我可去你的吧,臭变态玲。梶浦楮心想。「滚吧你。」

  「哈?干嘛这么凶啊。」铃屋毫不在意梶浦的恶言,貌似纯良又嚣张地笑着「我可没说错什么啊?」梶浦静静地盯着他的脸,「切,你其实根本就不在乎吧。」他翻个了白眼,扭过头,离开窄小的旧床站起来,一边毫不客气地扯走铃屋坐着的外套,推门而去。玲嬉笑着装模作样地追上他。

  “没有呢,楮。”

  梶浦冷漠地跨步走着,余光留意着玲的步伐。

  “其实是羡慕吧。”梶浦愣了一下,铃屋拉住了他的袖口。“能那么自由地投身死亡呀。”玲收敛起虚假的笑容,低下头,把头靠上梶浦的肩膀,手上狠狠地扯住他的袖口。

  “大人们都以为自己活在人间。实际上他们只是像生者一样地呼吸,却是像死者一样的活着啊。”

  “我很痛苦啊,楮。我想要脱离这个地狱啊。”

  梶浦无言,他转过身,默默抱住那个瘦小的躯干,轻轻地用手抚摸着玲的白发。他向自己许下承诺,我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的。

  拐角投射出一片巨大的阴影,油滑恶心的女声做作地呼唤着“小玲?爱酱?乖孩子,到了开演的时候啦,不要让观众们等久了哦,今天也要做好孩子哦~”穿着华丽的富态女人用戴满戒指又肥胖的手牵住铃屋,黄金的眼镜下闪烁着阴暗的目光。“小玲~人偶一样雪白的皮肤,乌黑美丽的眼睛。你就像妈妈的天使一样,妈妈果然最喜欢小玲了。来,小玲,到妈妈这里来哦。”

  “好的妈妈,小玲一直都是妈妈的乖孩子呀。”铃屋天真地笑着仰起头,握住胖女人的手。胖女人牵着铃屋往后台的入口走去。梶浦在铃屋的身后,却被胖女人制止了。“小爱,今天小玲一个人就可以了。你去跟着那边的那位先生吧。”

  她指向角落阴影处站着的男人,梶浦看向他。男人笑着行了一个绅士礼,伸出戴着白手套的右手。“我是——和修旧多。”胖女人牵着玲,走向被聚光灯照耀着的喧闹的舞台。

  舞台那边隐隐传来嘈杂的喊声。

  “上啊!”

  “快出来!杀了他!”

  看台上吵吵闹闹,舞台中央的男人惊慌失措,泪涕横流的模样引起胖女人不屑的笑容。

  “去吧乖孩子!杀掉那个垃圾!”

  白发少年戴上他的面具。

  ————————————————————

  梶浦楮默默跟在和修旧多身后,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很危险。他身上散发着捕食者的气息,是喰种吗?能和Big Madam有所交集的喰种,势力必定不可小觑。而且看两人的关系,似乎也并不只是普通交集。梶浦装出一副无害的样子,怯怯地问那个男人,“请问……先生?您要带我去哪里?”

  和修旧多没有回过头,“哦?这个小爱到了地方就会知道哦。”尾音略略上挑,带着一点邪气地回答道。梶浦心里一沉,绝对没什么好事情发生。但是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走过漫长的黑暗走廊,和修停在一道看起来十分沉重的金属门前,他为梶浦拉开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礼貌的笑着。梶浦走进门里,瞬间亮起刺眼白光晃得他下意识闭起眼,脖子后面猛的一痛。糟了。他模糊地看到一双红色的赫眼。意识彻底陷入黑暗。

  

玲和楮
幼女(?)的样子
big madam替我实现了女装梦想

【现在可以公开的情报】

梶浦 楮

左眼泪痣 三观略不正

大部分时候缺乏同理心

性格冷淡 讨厌人际交往

唯一的好友是铃屋玲(什造)

典型的口是心非

白鸠 00


「前言」

妈妈,

爱是温柔的吗?

小小的手握住她的指头,黑发的小孩看向她。

她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阳光在她的脸上闪耀。

是啊,小傻瓜。

然后牵着他越走越远。

那么,

妈妈,

我为什么会这么痛呢。

妈妈的爱,像荆棘一样。

眼泪变成火焰,

把爱燃烧殆尽。


SUMMARY:
BIG MADAM成了他的新妈妈。

「白鸠」 简介篇

#坑品良好
东京喰种同人 原创受
CP金木研x梶浦楮
上帝视角文
原著剧情向
* 注:「动画」


姓名:梶浦 楮
年龄:19岁(和铃屋,金木同年)
身高:167cm
体重:48kg



注意事项

* 我知道这种套路的有很多人写过,但 他 们 大 多 都 坑 了。于是我只好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冷漠吐槽型又凶凶护短的受受是真的很戳我萌点!(不是那种三无or冰山男什么的!平常看起来冷冷的但是很天然很温柔!)(脑补轰轰的性格带入)

* 可能会有互攻肉 我在发出来会提前提醒,到时候雷的同学注意点就可以了。(日常关系还是强强型,金木会攻一些。)

* 我笔下的金木会有占有欲 会吃醋 会黑 但绝对不会对喜欢的人做过分的事(囚禁凌辱等等诸如此类……如果看官喜欢的话可以提出 我可以写进番外里 但不会在正文里出现)
(因为我雷 私人喜欢平等又相互信任的关系)不喜欢病娇情节emmmmmm

* 本人高二狗 快开学了更新可能会慢一点 但是坑品良好(真的)无论几个月还是几年 都会写到完结 我喜欢长篇,完结了以后我自己n刷也会很爽hhhhhhhh(不过老实说很多时候更新都是靠大家的支持评论收藏啊等等mua!)

* 转载OK 但是请截图本注意事项并注明出处

* 会在LOFTER同步更新 但是只会在lof和贴吧两个平台(目前)

此tag专门用于更文

*克利切猫化性转

弱智墨鱼🦑

想看不那么黑的园丁小姐qwq

请求

病名はJhinだった:

这么跟你说吧,丑
@LOFTER小秘书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性感克利切 在线呼喊


他世界第一可爱


*爱到深处自然黑

*我的日常

*一局完了以后屁股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