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Limz

杂食 老爷吹
蝙超拔杯哈蛋k柯
高一慢更

*克利切猫化性转

弱智墨鱼🦑

想看不那么黑的园丁小姐qwq

请求

病名はJhinだった:

这么跟你说吧,丑
@LOFTER小秘书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性感克利切 在线呼喊


他世界第一可爱


*爱到深处自然黑

*我的日常

*一局完了以后屁股疼

【H/W】 Invisible Fangs C3

【扪心自问:搞毛啊一个寒假都在摸鱼】
说实话这篇从一月末就开始码了
结果寒假浪的太开心完全忘了啊


——————————



*ooc有 新手上路
*黑帮au 有血腥描写
*《如何吸引老汉:从猎物到猎手》


summary:
威尔就读于巴尔的摩学院犯罪学系,跳级生,成绩全优。硕士毕业之际,父亲因欠债被黑帮枪杀。



>>>





夕阳悄悄从街角的窗口里逃走,威尔一个人漫无目的地,在被残红重新粉刷过的街道上闲逛。他装作不在意地在经过某家后院时,从粗糙灰冷的晾衣杆上摘下一顶帽子,顺手扣上,压低帽檐。

他思考了很多关于那个男人的问题。他的暗棕色的眼,灰金色斜发,那双修长,性感的大手。看起来苍白无力的样子,却是胜过一切钢铁利爪的致命武器,而他深知这一切。

而他本人,像罂粟一样(该死,几乎是致命的吸引力)。隐匿在黑暗中的神秘气质,俊美的天神般的侧脸(上天,他发誓那简直是哈迪斯。仅仅是一瞥就能让他堕入难以自拔的深渊。),让威尔产生某些本不该存在的幻想。(他重申在这之前他绝对是个百分百的直男)在这一切发生后,威尔却甚至不清楚他的名字。这些问题像菟丝藤一样狠狠结络绞绕着他的心,几乎将他的心思纠榨干净。

街边两个肌肉发达面露凶相的黑人恶狠狠地盯着他,直白而恶意的目光泛着煞意直直刺向他鸭嘴帽阴影下的肌肤。一种无名之火燃自他心底,他只能任由它张牙舞爪,装作懦弱缩起肩,从危险的边界蹭过。沥青路面染上暖黄,昏黄的路灯撑起浓厚黑幕的沉重,为他披上一件最完美的隐形衣。

威尔转过街角,很久没上漆的木篱苍白发灰,像是矗立在街边不知名的一板板墓碑。廉价的轻质材料搭成平房,有些刮蹭划花的和斑驳水痕薄荷绿色板条一块块紧凑的拼接在一起,只有屋檐边缘的墙面还在怀念着当年的光鲜靓彩。红砖也褪去了暖意,变得发涩发灰,白色木窗下悬着的花早已枯死。

威尔侧身藏匿在靠近花园小铁门的街角,从铁栅的缝隙间能窥视到门口有两个闲谈说笑的黑人,外套掩映着的腋下明显挂有什么东西。他快把牙咬碎,手紧捏成拳青筋暴起。这明明是我家。

不,不是时候,威尔。

他只得颤抖着平复呼吸,释放被指甲折磨的手心。

“嘿,威尔。”一只手轻轻擦碰过他的右肩,是布莱恩的声音。威尔回头,收起表情,朝他点头。布莱恩注视着他,担心显露在他的眼神里。“你接下来该怎么办,我以为你家………”他深吸一口气,压下声音,“到底发生什么了,老兄?”

“没什么。”真诚的目光刺得他的心有些发疼,仿佛又回到那个血淋淋的夜晚。


“…………”


“没事的,我很好。”


支零破碎的片段在他眼前闪过,电子噪声般的沙沙作响。


“那个东西………交出来……”


“是……人渣……活下去的价值……”



声音像魔鬼的蛊惑,浪潮一般无止境地扑来,吐字发声蛇一样地嘶嘶作响。“别说了…别说了……操!闭嘴!我说闭嘴!”

“嘿!”布莱恩忧心忡忡的目光出现在他视线里,按住他胡乱挥动的双手,稍带点力道压住他的肩膀,“你真的看起来很不对劲。”

“如果你真的不愿意说,我不会强迫你。但我想让你知道,我很担心你,兄弟。”

两个黑色剪影在冰冷的暮风中定格了,直到最后一丝紫光也从夜空中褪去。


谁深呼吸了一口。


“我记住了。”

缓缓道来。




威尔和布莱恩介绍了详细计划,当然略过了那个男人的全部内容,只是含糊地提及了有关该死的“那个东西”的事。(理所应当的,他自己的还没理清头绪。)他深呼吸一下,乘着两个人转身的空隙,过街矮身蹲下又翻过邻居家的围栏,布莱恩紧跟着。(“woo 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小乖乖”“闭嘴。”)

布斯太太不会介意的,他们在猫着身子经过有暖光透出的窗口看见了在沙发上打盹的布斯太太,电视开着,小柯基霍克趴在她脚边。米黄色碎花的帘布缀着白纱蕾丝重重地垂下来,橙黄色的暖光照着愈发透亮。

威尔想起曾经年幼的他窝在母亲怀里,灯光也是一样地温暖,那是最美好最温情的目光。这让他陷入了一段理智上的迷雾中去,但很快高声的谈话弄笑将他扯出回忆,他甩甩头。

现今,他只剩咬牙坚持的选项。



*超人又中了魔法 第二弹 只不过这次魔法是扎扎动手的
无明显cp向 都可以吃(限制级内容可以自己想象 大x萌妹也不是不可以(*/ω\*)
给老爷的生快(至少我还没有过19号

迟到很久很久的更新
有ooc 愿各位享用愉快

肝了好久好久 我以前以为条漫很容易
事实证明我错了

“—抬起头,向前看,
别让他们看见你在哭。”

刚刚开始看Gotham第一季 脑补了很受的小少爷
忍不住掏出笔来了一发草稿流
热爱小少爷 舔腿小细腰prprprprpr
【老薛因猥亵小少爷已被GCPD拘捕 请广大人民群众不要效仿】

超人中了魔法*
并且变成了一只章鱼
(脑子有毛病产物

【H/W】 Invisible Fangs C2

*ooc有 新手上路
*黑帮au 有血腥描写
*《如何吸引老汉:从猎物到猎手》


summary:
威尔就读于巴尔的摩学院犯罪学系,跳级生,成绩全优。硕士毕业之际,父亲因欠债被黑帮枪杀。



>>>




“老兄?嘿老兄!你还好吗?”

一只长着薄茧的手粗鲁地拍拍他的脸,硬生生把他拍醒。威尔很不满意被人用这种方式叫醒,毫不客气地一巴掌拍开他的手。

“嗷!”那个混混打扮的人捂着手吃痛地在原地蹦了起来,夸张地甩着手不住地吹气。“该死,哦,我是说,看起来你确实醒了。”

“老天,你看起来真惨!那个黑人真是个狗*娘养的,他的心脏里流的简直就是水银!”他原地上蹿下跳,情绪激动到脸都涨红,嘴里源源不断冒出一句又一句脏*话。

威尔沉默地听着,嘈杂的声音如洪水般朝他的大脑涌入。麻醉剂的后效让他的头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思维乱成一团浆糊。

“嘿,伙计。你还记得我吗?”混混突然止住唠叨,凑到他跟前。“我们可是好朋友!对吧!”他用力地拍拍威尔的肩膀。

……对于现在的我的确是一个难题。尤其是你的脸上的伤痕,看起来只能想到一条流浪狗。威尔默默腹诽,然而心里暗自分析。

黑发蓝眼,我的社交圈不大,很明显没有这号人。年纪相似,旧友?同学?……同学。高个子,叛逆………

“布莱恩·泽勒。”威尔抬起头,用肯定的语气,轻飘飘地回答。然而他很快后悔了。

“喔!!天哪!”布莱恩激动地握紧双拳,眼睛亮了起来。“天,威尔你还记得我!!Ohhhhhhh!Yes!!”他一边说着一边朝威尔扑去。

“喔不不不,你要干什么!”威尔惊恐地试图后退,但扎带忠实地履行自己的职责,牢牢把威尔固定在椅子上。威尔躲闪不及,于是被抱了个满怀。

“哇哦,没想到你还记得我!我想你一定还记得我们的革命友谊!”布莱恩紧紧抱住威尔,他的鸭舌帽沿硌得威尔有些头疼。他用尽力气试图把这只大型犬从身上扯下去,……失败。

“喔………”威尔发出一声懊恼又无奈的的叹息,“我记得我说过我不喜欢身体接触。”

“嗯。”布莱恩卖萌地眨巴眨巴眼睛。

“所以可以松开我了嘛?”

“嗯嗯嗯,好。”

“…………我的意思是还要解开扎带。”

“哦哦哦对!差点忘了,嘿嘿…”

“………”


———————————


出来的路上意外平静,密室外面躺着不少黑衣人。他们软趴趴地瘫在地上,看不出是死是活。威尔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布莱恩,他却耸起肩膀,撇撇嘴,“虽然我也干趴了几个,但绝大多数功劳可不是我的,就连你在这的消息也是别人告诉我的。”

“谁?”

“不知道。”他的语气难得正经起来,“有人告诉我你的消息,一张纸条。”布莱恩把手揣进兜里,盯着地面,跨过那些砖石。

“在一个我打算偷偷溜出家的下午,那张纸就落在我家后院里。”布莱恩抿抿唇,“上面说了你就快要死了,给了我地址。我知道你不喜欢和别人交往,自从你跳级后,我每次都是看见你一个人吃午饭。”

“所以我觉得如果连我都不来救你,你可能真的要死了。”威尔默然,他无力反驳,因为他说的都是实话。

他母亲死后,父亲颓废了多年。从原来的慈爱父亲变成了一个酒鬼,家庭的温暖随母亲一起逝去。父亲寡言少语,从来不去家长会。致于别的孩子甚至开始奚落他没有父母。于是他开始封闭自己,用繁杂的公式定理填充心中空缺的部分。

他原本有个发小,阿拉娜。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但是他母亲走后,父亲没多久就带着威尔搬走了。而布莱恩是第一个愿意和他交朋友的——虽然称不上主动。

就是那次期中测验,后桌的布莱恩找他搭话,软磨硬泡地要到了答案。后来威尔就后悔了(有关布莱恩的事情他就没有不后悔过)。这个家伙比一颗恼人的牛皮糖还要烦人,自从威尔给了他一次答案,布莱恩就死皮赖脸地缠着他没完没了地讨要答案。

从替换掉威尔的前同桌,吃饭时端着盘子找他唠叨个没完,图书馆找威尔搭话被附近的同学怒瞪………天,那真是场噩梦。威尔的脸不自觉的拉长。

不过他确实心地不错。威尔记得那次放学后被几个高年级堵在小巷里,还是布莱恩帮了忙——虽然最后还是以两个人鼻青脸肿作为结局。

他偏过头,看着那个混蛋吊儿郎当地边走边踢着易拉罐,他的脸上和手臂上都有不少伤痕,胡乱地贴着一些创口贴。威尔不自觉地提起嘴角。他小声地嘟囔一句,

“谢谢。”

布莱恩吓得几乎要跳起来,下一秒却立即正经过来,眼里闪着亮芒,瞬间扭过头说:“不好意思,你说什么?”嘴角挂着显然能被称作“我听清了但我就是想你再说一遍”的微笑。

“……………”

“喔别嘛,拜托,再说一次又不会要你的命!”

“………滚吧你。”

两个流浪汉一样的男人显然十分引人瞩目,一路上投来的有好奇,有厌恶,还有一些显然不怀好意的眼神。威尔注意到一个小混混首领一样的人物朝他们逼近。夹克下面藏着刀,糟糕。威尔想。

布莱恩很明显也注意到了那一伙人,他当机立断抓起威尔,匆忙冲进一条小巷。布莱恩是一他们分开跑,“到你家汇合——没搬家吧?”威尔给了他一个“显而易见”的白眼。

追威尔的人明显不多,小巷拐角有一扇门,威尔来不及多想就躲了进去。
他喘着粗气背靠在门板上,听着门外杂乱的脚步声,终于松一口气平复心情的威尔开始好奇地四处闲逛。

他刚刚靠着的门板是用整块暗棕色的红木制成的,门上还有精致的雕花和金色线条勾勒的图案。看起来就很昂贵,威尔咂舌道。门连接着一条长长的走廊,应该是某家酒吧的后门。

走廊的墙壁由同样材质的原木镶边,底色是深绿色调的暗花墙纸。威尔推开一道门,进入了一家灯光昏暗的酒吧。为数不多的客人零零散散地坐在每个角落里,低声地窃窃私语着,偶尔传来清脆的杯碟碰撞声,没人注意到威尔。

正当他想悄悄离开时,一个充满的磁性的声音从背后叫住他。

“年轻人。(Young man.)”

——听起来是青年人,语调优雅,像质地柔软泛着光泽的天鹅绒。威尔猜不猜更多,但对方明显是在喊他这个不速之客。出于礼貌和好奇,他转过身去。

声音的来源站在吧台后,一双大手正用一块白布擦拭着小巧的酒杯。那双手骨节分明

It’s him.

威尔有点紧张,他能认出那双之前救了他的手。他有些慌张地走过去,冒失地险些撞倒了一个花瓶。他双手撑在木质吧台上,盯着面前的人。他压低声音有些歇斯底里地询问:

“你到底是谁?你怎么会知道我被抓了?你………”威尔突然意识到这个人救了自己,这么做有点过分粗鲁。他只好生硬地咽下自己满腹的疑问,尴尬地笑笑,有点结巴地说,“呃………我是说,谢谢。”

那个人轻轻地笑了,威尔能听见他鼻腔里发出一声愉悦的轻哼。可惜光线只能粗粗勾勒出他侧脸的轮廓,出于礼貌他没法再继续靠近一步。他长得真好看。有那么一瞬威尔诚实地想到。

不对!我在想什么??啊啊啊这和现在的情形不太对吧!他有些胡乱的想要摆脱乱七八糟的想法,却越陷越深。目光忍不住向那位先生的手望去。

那只手轻巧地拧开瓶盖,修长的手指托住瓶身,几个指节侧面有一层薄薄的茧,琥珀色的液体缓缓淌入透明的方形酒杯。

呃……他的手也很好看,薄茧很性感……停!打住,威尔!他强迫着自己把注意力转移到男人身后的酒架上。

“他们要找的东西在你家。”

什么?惊异的表情凝固在他脸上,他几乎要语无伦次地冒出一堆废话。“那你怎么不去?…那东西在他们看来好像很重要。”

“我不想招惹是非。”

你看起来可不是那种会怕麻烦的人。威尔一口喝掉了威士忌,没有注意到男人微微皱了皱眉,但却没有露出不悦的表情。“谢谢。”威尔难得认真的说,“…我会去的。”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今天说过的谢谢,比过去十年都多。

威尔放下杯子朝门走去,当明媚的光线刺透厚重的木门和帘布时,他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没人在吧台后面了。

@bowa000 太太的梗


已授权 辣鸡复健


头发浅棕是滤镜的锅( ・᷄ὢ・᷅ )


魔王布鲁西和他的四只罗宾鸟


另:诚心安利太太的文(超蝙向)

吸血鬼伯爵汉X狼人威
想吃这种文很久 苦苦寻觅无果(哭
不会写 只好默默撸一张